心乱如歌


不知道一颗心,需要近到什么位置,才可以互相取暖。当烟蒂在手心燃尽,身影却还在阳台徘徊,惆怅落地生地,在夜色里如影相随。心中柔软得不经碰触的地方,那传来锥心的痛,却不是源于一身的惆怅纠缠。

如果感情只能在黑夜繁衍,我拭亮黑色瞳孔,只为一份等待而存在。我浅浅而愁,不只为半弯月色而悲,这微微皱起的眉,只因为这一天地的星辰敛进眼帘,我却无法寻找到她的存在。

如果泪痕可以在阳光下如飞灰般湮灭。终究不是独行的侠客,剑走偏锋,一刀便能斩断乱麻般的愁绪三千;我看见,心事如潮水般泛滥成灾,点点滴滴,柔柔得如无边的水草,紧紧地将所有心事包围,每一根都是她的忧伤,每一根都是她哭泣的容颜。

今夜太深,深得无法诉说思念,思念是牵挂着秋水一方,那无心造就的伤害;虽然微笑不足将我心事出卖,即使把自己踩进卑微如尘的地位,我仍然微微一笑,将尊严扔进最微不足道的地位,而不奢求她能看见。 月色太冷,冷得无法再论相爱,相爱却因为已经忘去彼此受过的伤害。

心事太乱,乱得五指再无法在键盘间,自如飞舞蹁跹;便歇下笔,再点上烟,袅绕着痴笑我一夜无眠。


2019-01-08